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:同床共枕
    鼻尖萦绕的都是彼此的气息,这样的距离太近,路弯弯看着他的眼睛,那种压迫感让她不自在的侧过身。

     薛楷看她怯懦的样子,低低的笑了起来,然后伸手从她背后将她抱住,路弯弯的身体猛的僵住。

     “不要抗拒,我是你的丈夫,是你最亲近的人,我可以给你时间接受我接受这段婚姻,但你必须要学会适应我。”薛楷清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。

 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,有些事情是不能惯着女人的,适当的强势也是很有必要的,他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,路弯弯只觉得心里有些酥麻。

     薛楷见她没有挣扎,不禁加重了手里的力道,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,馨香满怀的感觉的真好。

     路弯弯见他没有别的动作也放松下来,他这样的表现也意味着想要跟她好好过下去,不管开头是怎样的,只要过程跟结局美好,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,不是吗?

     她终究不在是那个天真单纯的路弯弯了,轻轻叹了一口气,在这样静谧的房间内显得格外清楚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不开心?”薛楷问道,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,路弯弯摇摇头,“没有不开心,是你抱的太紧了,我有些喘不过气。”

     薛楷稍微放松了点力道,“是你太虚弱了,身体要好好养养,我们早点要孩子,以后,你在家照顾孩子做我的贤内助,我努力挣钱养你们。”

     虽然这话有些大男子主义,可路弯弯却觉得很美好,一个男人愿意让你为他生孩子,并且愿意养着你,这也是种福气,想着不久后她也能有温暖的家,心里不觉暖了几分。

     “如果有工作的机会,我可以出去工作吗?我不想整天在家,这样不太好。”路弯弯柔着声音说道,薛楷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,如果路弯弯换个强硬的方式说,或许他还真的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 “唔???????可以适当的工作,但要以家庭为主,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很好,你不需要太辛苦。”在薛楷的思想中,他的老婆只需要每天打扮的美美的,好好照顾孩子,等着他回家即可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 路弯弯想着异世那些强者对待妻妾的态度,也就是释然了,轻轻嗯了一声,“那你明天什么时候去公司?”路弯弯背对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下午过去吧,先把你安顿好。”薛楷很喜欢现在的感觉,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也柔软很多,“那早点睡吧,我明天可以补觉,你应该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路弯弯转过身面对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 灯还没有关,路弯弯只敢看着他的鼻尖,薛楷将她散在脸上的发丝拨开,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,“晚安!”然后长手一伸将灯关掉。

     黑暗中路弯弯只觉得脸有些发烫,小心的调整呼吸,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,也许是路弯弯身上的体香太过惑人,薛楷没一会儿就睡着了,要知道平常这个时候他要么还在办公,要么是在跟朋友聚会的。

     路弯弯虽然有些不习惯被人抱着这么睡,但心里没来由的觉得踏实,没一会儿也睡了过去,两人睡着后都没有发现,透过窗帘一缕缕不知名的闪着光的气体涌入路弯弯的身体。

     薛楷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,如果不是敲门声他只怕还不会醒,睁开睡眼,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路弯弯,薛楷觉得好像他老婆又不一样了,来不及深究,门外还有人等着他开门。

     起床将被子重新盖好,随意的套上外套,拉开房门,只见门外站着张秘书,张力有些惊讶的看着薛楷。

     薛总是从来不会睡懒觉的,现在都已经八点半了,“薛总,我来拿单子去办理出院手续,已经到上班的点了。”薛楷这一觉睡的很好,也没有生气,“你等会儿,不要进来了,我去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 看着再次被关上门,张力有些哭笑不得,总觉得薛总有哪里不对劲,薛楷转身就看到路弯弯已经醒了,她看起来气色很好,“是要出院了吗?我马上起床。”

     薛楷快步上前,将她拿衣服的手按住,“先不要起床,张秘书去办理出院手续,我去给你买点早餐,吃过早餐再走,不急。”

     薛楷可舍不得让自己老婆饿到,路弯弯顺从的听着他的安排,“嗯,那你也不要急,我们的时间还很多。”

     薛楷点头答应着,拿着衣服往身上套,然后将抽屉里面的各种单据拿出来递给张秘书,这才进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 等到薛楷拿着早餐回来,就看到房间里面已经收拾好了,路弯弯穿着粉色短款毛线开衫内搭白色的棉布长裙,长长的头发柔顺的披散着,她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 看到薛楷笑了笑,然后继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,“爸,我都知道了,您不用来给我送汤的,我今天就出院了,等我好点在叫您来家里吃饭,嗯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看她挂了电话,薛楷问道,“是爸的电话?“路弯弯点头,“先坐下吃饭吧,等你一切都熟悉了,可以喊爸来吃饭,你昏睡的时候他也经常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 路家的家务事薛楷都知道的清楚,路弯弯对自己的父亲肯定是有感情的,她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就行了,其他的事情,总有他护着呢。

     路弯弯感激的道谢,她有那样的娘家人不是她想的,可娘家人再不好,路弯弯也不想让薛楷看不起,只要薛楷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,她也就满足了。